學院曆史暨萊比錫漢學發展史

2009年,萊比錫大學迎來了其600周年華誕, 1878年在萊比錫成立的德語區中最古老的漢學研究及教育機構無疑是其淵遠曆史的壹部分。那時漢斯•格奧爾格•可侬•馮•賈柏蓮孜(1840–1893)被任命爲東方語言學科的特別教授。因而與德國目前設立了此專業的其他高校相比萊比錫漢學系擁有最悠久的傳統。1881年賈柏蓮孜編著了《漢語經緯》,該書于1953年和1960年再版。
萊比錫漢學系師資隊伍1878年至2009年的籌建史及其教學與研究發展史則講述了以哲學和民族學爲導向的壹門科學是如何發展爲當今漢學學科的。隨著時代的發展,漢學這壹學科不再局限于對中國社會各層面,如語言、宗教、哲學、曆史、社會經濟、政治和媒體的研究,而是逐漸擴大到對跨文化交際重大問題進行探究的範疇,充分體現了漢學同其它學科,如日語文學、藏語文學、蒙古語文學、民族學或宗教學等的聯系。

1889年-1945年

1889年賈柏蓮孜調往柏林,由奧古斯特•康拉迪(1864–1925)于1897年接任其在萊比錫的職務。1922年康拉迪被任命爲教授,這是繼在漢堡(1909)和柏林(1912)之後在萊比錫設立的德國第三個漢學教授教席,早在1914年萊比錫大學便開設了東亞課程。康拉迪的主要貢獻在于他突破了語言範疇束縛將漢學作爲壹門研究中國文化的科學加以推動並促進其發展。瑞典籍亞洲研究專家斯文•赫定曾將其重要遺迹考察的修訂工作委托給他。此外,康拉迪還指導了瑞典著名漢學家高本漢(Bernhard Karlgren,1889-1978)的高校執教資格考核。
1925年厄裏赫•海涅什(1891-1958)(1860-1966)擔任萊比錫漢學專業教授,1931年赴柏林任職。他最爲重要的著作《漢語書面語教程》被列爲教學用書,于1929年至1933年間出版並多次再版。
1928年至1933年,愛德華•埃爾克斯(1891-1958)出任萊比錫漢學專業編外教授。1933年納粹上台後,由于政治原因,埃爾克斯被解職。
1931年安德烈•維德邁爾(1875-1958)出任日本語文學專業編外教授,1934年就任東亞哲學專業教授並兼任東亞系主任。由于1939年的政治形勢和戰爭的原因,他不得不推遲退休,壹直工作到戰爭結束。
盡管維德邁爾年事已高,卻承擔了大量的日語及漢學專業課程教學工作。1939年9月1日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嚴重影響了東亞系的正常行課。許多學生被征兵,學生數量相應減少,課程經費也急劇下降。1943年12月3日至4日的深夜,萊比錫東亞系遭到炮彈襲擊,其約2萬冊 藏書付之壹炬。維德邁爾便將自己的私人藏書和系圖書館僅剩的少量書籍作了整合,並在自己家中開始了戰後初期的艱難授課。1947年維德邁爾退休,1948年愛德華•埃爾克斯接任東亞系主任並擔任東亞哲學專業教授壹職。埃爾克斯最大的科研貢獻在于二戰結束後重建萊比錫大學的漢學教學與科研體系,使漢學專業得以保留並繼續發展。

1945年-1984年
由于戰爭的損毀,東亞系之前龐大的圖書館藏量至1950年僅剩下約1000冊中文書籍和約500冊歐洲書籍。對此,愛德華•埃爾克斯極力主張擴充東亞研究所有關東南亞和東亞語言及文化方面的藏書量,並取得了壹定成效。
1950年約翰內斯•舒伯特擔任藏語教師,1952年晉升爲教授,1960年擔任藏語文學專業教授,成爲當時世界上唯壹的藏學教授。
1951年東亞系改爲東亞研究所,並豐富了漢學專業的教學內容:除文言文和哲學課文外,還開設了中國曆史、藝術史、宗教、哲學、地理和當代文學等課程。同時也增加了當代中國研究、中文和中國社會轉型過程等內容在萊比錫漢學教學與科研中的比重。盡管這樣的發展在1958年埃爾克斯去世後有所停滯,但60年代萊比錫漢學則朝著更爲廣闊的方向繼續推進。值得壹提的是,如今萊比錫漢學已與其它學科,尤其是曆史、哲學、經濟學以及普通語言學建立了從理論到實踐方法方面的發展聯系。在此期間,東亞研究所由約翰內斯•舒伯特領導,直至其從藏學系退休。從1966年起由漢學家弗裏茨•格魯納擔任所長。爲與教師隊伍雙向培訓相適應,漢學系的課程設置和教學逐漸變得豐富與廣泛。以下這些在此發展階段發表的著作便是很好的例證:

馬丁•皮亞塞克, 《漢德詞典》,萊比錫,1961年;
羅蘭德•菲爾伯爾, 《中國公元前八世紀到公元前五世紀初(左傳時期)交流關系的發展》;
岡特•勒文, 《中國宋朝最初五十年—解析宋朝最初五十年(960年 – 約 1010年)的社會經濟架構》,柏林,1973年;
拉爾夫•莫裏茨,《 惠施和中國古代哲學思想的發展》,柏林,1973年。

二十世紀六十年代萊比錫漢學的綜合性及廣闊性發展得益于弗裏茨•格魯納(中國文學)、羅蘭德•菲爾伯爾(中國曆史)、岡特•勒文(中國社會史)、霍斯特•克勞辛(中國地理)、馬丁•皮亞塞克、曼弗雷德•賴夏德、愛貝哈德•海恩(現代漢語)、拉爾夫•莫裏茨(中國哲學)、裏夏德•奧伯倫德爾和布裏吉特•沙伊貝爾的推動。
在這壹階段漢學系同東亞研究所內的其它學科緊密相聯,如朝鮮語文學(英格博格•哥特爾)、緬甸語文學(愛貝哈德•裏希特、安內瑪麗•厄希、克勞斯•施達克)、越南語文學(維爾弗裏德•魯萊)、高棉語文學(呂迪格爾•高德斯)、蒙古語文學和藏語文學(約翰內斯•舒伯特、曼弗雷德、厄利卡•陶貝)及後來的印度語文學(厄裏希•迪特•克勞澤),獲得了跨學科式的發展。
六十年代末,基于當時的政治決定,萊比錫漢學系的悠遠傳統沒能得到重視,相反東德將亞洲研究的重點放在了柏林洪堡大學。爲此,從1968至1969年起,在東德的第三次高校改革中許多教師被調往柏林。學生教育不得不暫時作調整。和別的高校研究所壹樣,萊比錫東亞研究所于1969年被解散。留守的教師被並入了非洲及近東學教研室的東亞和南亞研究專業。該教研室起初由印度學專家瑪戈特•尕茨拉夫擔任主任,1976年起由緬甸語文學家愛貝哈德•裏希特,1988年起由漢學家拉爾夫•莫裏茨繼續領導。
1976年4月,柏林洪堡大學亞洲研究教研室與萊比錫大學非洲及近東學教研室合並,萊大教師旋即被調往柏林執教。

1984年–2009年

直至1984年萊比錫大學漢學系才重設教席,由主攻中國哲學與儒學曆史的拉爾夫•莫裏茨(1941-)擔任教授。德國和平革命後,從1990年起高校重新將漢學專業作爲主專業開設課程。
1992年萊比錫大學爲當代漢學設立教授席位(賴讷•馮•弗蘭茨教授)。1993年重建東亞研究所,1996年日語文學專業設立教授席位,由施特夫伊•裏希特(1956-)擔任第壹任教授。除漢學系和日語系外,學校也爲印度語文學專業設置了編外教授(厄裏希•迪特•克勞澤)。自1998年起拉爾夫•莫裏茨、施特夫伊•裏希特與哈勒日本語專家格日讷•福爾嚴蒂•喬斯特合辦了《萊比錫東亞研究》(之前爲《東德東亞研究》)。克勞澤教授退休後,2000年印度語文學系進行了調整。拉爾夫•莫裏茨和賴讷•馮•弗蘭茨退休後,2008年由菲利普•克拉特(1963-)擔任中國文化與曆史學教授,2009年施特凡•克拉谟(1966-)出任中國社會學教授。
截至2009/10冬季學期,位于席勒大街6號新裝修的東亞研究所已有419名學生,其中212名是日語專業學生,207名爲漢學系學生。研究所還與中國北京人民大學、香港浸會大學以及台灣文藻外語學院結成兄弟院校,並于2008年4月與中國教育部、萊比錫大學及中國人民大學壹同開辦了萊比錫孔子學院,由拉爾夫•莫裏茨和菲利普•克拉特先後擔任德方院長。這是設在新聯邦州的唯壹壹所孔子學院,它主要致力于傳播中國文化及語言。
如今,萊比錫已與中國在文化、經濟和科研方面建立了多方面的聯系。德中友協(DCF) (http://www.dcfev.de/kontakt.html)和萊比錫德中中心(DCZL) (http://www.hhl.de/de/lehre-forschung/zentren/dczl/)也積極推動著德中關系的發展與加強。萊比錫博覽會的子公司MaxicoM公司及其中國分部參與了自由薩克森州和萊比錫的合作項目,幫助中國在萊比錫開設公司。從1997年起萊比錫中國學生會成爲約800萊比錫中國留學生的代表,爲他們的日常生活服務。2009年11月萊比錫同人民大學幼兒園和北京幼兒教育職業學校合作,在勒斯尼戈爾大街開辦了德中雙語孔子幼兒園,共招收了155個孩子。

資料來源:
“萊比錫漢學1848-2009—著眼遠東”萊比錫孔子學院展覽資料,2009年11月02日至2010年02月25日。
其他文獻:
克裏斯蒂娜•萊布弗裏德,《萊比錫大學的漢學—東亞學科的興起與影響1878 – 1947》,萊比錫新教出版社,200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