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德華•埃爾克斯

(1891-1958)


愛德華•埃爾克斯先後在波恩學習地質學、地理學、曆史和日耳曼文學。1911年至1915年底在萊比錫拜師康拉德和蘭普雷希特學習漢學、普通語言學、文化史和民族學。1912年他自費前往中國和日本遊學。1913年初埃爾克斯在康德拉、沃伊勒和蘭普雷希特的指導下完成論文《論宋玉的<招魂>》,取得博士學位,1917年完成論文《淮南子的哲學世界觀》,取得大學執教資格。
1917年年中埃爾克斯獲得漢語從教資格,爲其在1919年爭取漢學和比較宗教學的教學資格提供了前提條件。從1917年至1918年埃克斯,即康拉德的女婿,開始承擔漢學課程的教學任務,主攻中國哲學、古中國宗教、中國古文字學、文言文及中國藝術的研究。1933年前埃爾克斯曾爲德國東方學會和萊比錫民族學會成員。1913年至1933年埃爾克斯曾在萊比錫民族博物館工作,在那兒擔任管理員直至1921年。1931年至1932年,他受博物館之托前往中國進行考察,此次考察埃爾克斯受到了周正禹(音譯)的資助。1929年至1934年年中他在廣東大學擔任科研助理,1935年起擔任德國文化與文學專業講師。
埃爾克斯對其考察期間購置的書籍壹壹作了記錄,這些書至今都還陳列在博物館的東亞展台。之後在五十年代埃爾克斯還兩次前往中國。
1919年埃爾克斯加入了德國社會民主黨,在親社民黨報刊上發表了許多頗受歡迎的文章,引起了強烈的專業反響。他的無神論社會主義著作在當時保守的學術環境中大多得到了好評,少有反對之聲。1925年埃爾克斯向學院申請編外教授被拒絕,直至1928年其申請才被獲批准。埃爾克斯與社民黨成員交往的過程折射出納粹政策對漢學的影響:1933年他被柏林博物館館長,藝術史學家奧托•屈梅爾(1874–1952)告發,根據納粹法令第4條關于公職人員崗位的重設條例,埃爾克斯于1933年8月28日由于政治上的不被信任被剝奪了在大學的執教資格。隨後他也失去了在萊比錫民族博物館管理員的工作,喪失了兩份職業收入,並被剝奪了言論和發表權。所幸的是他還能通過朋友在國外的專業雜志上,如《通報》、《亞洲藝術》,發表文章。
此外,他的妻子,畫家兼版畫家,也被禁止工作。不得已埃爾克斯只能充當私人教師來掙取微薄的收入。1943年3月埃爾克斯向大學提出了複職申請,卻只被奧托•哈拉索維茨出版社雇作書店員工。期間埃爾克斯對康拉德的部分手稿進行了整理並在康拉德去世後予以出版。埃爾克斯畢生的心血—漢語古文字詞典的前期准備工作則給予了他極大的鼓舞。戰後,1945年7月1日埃爾克斯被重新受雇于萊比錫民族博物館,甚至擔任了館長。1945年6月埃爾克斯恢複了其在大學的執教資格,成爲漢語專業的編外教授。1947年他被任命爲東亞學科主任,成爲東亞哲學系特別教授。1948年他榮升教授,1950年成爲薩克森科學學會成員。
除《淮南子的哲學世界觀》(1917)外,埃爾克斯在中國曆史、宗教、藝術和民俗領域也頗有建樹,發表了許多重要著作,如他編寫了河上公解讀老子的論著(1948/50)、《中國衆神的形象轉化》(1947)、《周王禹傳的新發現》(1954)。埃爾克斯在曆史、社會學及經濟史等科研領域的廣泛性在其學術論文《中國奴隸制度問題》(1952)及專題著作《中國曆史—從起源到外國資産階級的侵入》(1956)中也得到了很好的诠釋。
埃爾克斯的創作過程實際是德國漢學的壹段發展曆程。這個過程展示了漢學從純哲學領域擴展開來的壹般性發展,這個發展與康拉德學派的影響密切相關,同時也展示了漢學概念到中國普及史和社會學問題的延展行性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