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裏赫•海涅什

(1880-1966)


作爲康拉德的接班人,1925年柏林漢學家、蒙古語文學家厄裏赫•海涅什出任萊比錫東亞哲學系教授。海涅什主要從事蒙古和滿族曆史研究,與遠古時期的中國研究相比,他重點研究明清時期,同時也研究儒家的作用與角色。
海涅什對傳播現代漢語充滿興趣,在中國教師的幫助下掀起了語言課堂革新,開辦了會話課、寫作課和閱讀課。萬燦 (音譯,Wan Can*1903),1926年到1928年底作爲第壹任中國教師在東亞系工作。此外,海涅什爲全面傳播現代漢語,編纂了教科書《漢語書面語教程》(1929-33)。這是他除了複譯的蒙古原文書籍《蒙古秘史》之外最重要的著作之壹,被多次出版。
1904年海涅什在柏林取得東方語言學博士學位,其博士論文題爲《東蒙古史—撒難薛禅的中文編著與蒙古原文的對比》。隨後他在武昌壹所軍事院校工作了6年,1911年前往長沙大學任職。1913年他在柏林在德•格魯特的指導下完成了論文《吳三桂起義—譯自魏源<聖武記>》,取得大學執教資格。1925年海涅什出任柏林大學中國殖民語、蒙古語及滿語編外教授。1925年至1932年間在萊比錫任職,1932年成爲奧托•弗蘭克的接班人成爲漢學系教授。
除漢語、蒙古語外,海涅什還精曉滿語、西蒙古語和東土耳其語,具備了從事了普通語言及多國語言的研究能力。他還促進了學院圖書館的發展, 1928年他遊曆中國和蒙古,購置了大量極具價值的文獻書籍。海涅什關于蒙古秘史的劃時代的學術論文爲他贏得了世界性的聲譽。1937年他出版了這部用中文複譯的蒙古原文著作。
海涅什對中國儒學命運的關注與其見證以儒學爲中心的中國王朝衰亡的經曆有著密切關系。那個時代,許多儒家官員們不得不忍受的時代性變革的沖突,這對海涅什的壹系列學術論文深有啓發,如《複仇的義務—儒家倫理與中國國家觀念的沖突》(1931年發表于《德國東方學會》雜志)、《中國的姓氏與貴族姓氏的神聖化—其倫理緣由與在生活和文獻中的意義》(1932年)、《儒家倫理的忠誠觀》(1933年)。海涅什的《漢語書面語教程》(1929至1933年,第壹版1-3冊;1957年第4冊),也與其對儒學的研究分不開,這部書是在二十世紀初以複興傳統教學爲目標的教科書基礎上編著的。海涅什的科研同其生活經曆緊緊相聯,這深刻體現在其科研著作中,如《解讀儒家倫理觀下的義軍上將崔烈之碑文》(1944年),在這篇論文中海涅什清楚表達了對納粹獨裁下的倫理敗壞的批判。1946年至1952年,海涅什在慕尼黑大學度過了其最後的職業生涯,在那裏他還開設了新的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