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斯•格奧爾格•科侬•馮•德爾•賈柏蓮孜

(1840–1893)


1878年7月1日賈柏蓮孜被任命爲東亞語言學教授,這意味著萊比錫大學漢學專業開始了成建制的建設,這也是德國高校首次設立漢學專業教授。盡管在此之前也有個別學者對中文進行研究,但他們要麽沒在大學任職,要麽僅將漢語作爲副科來研究。賈柏蓮孜出生于壹個有著多種文化愛好的知識分子家庭。其父親漢斯•科侬•馮•德爾•賈柏蓮孜是薩克森-阿爾滕堡公國的高級官員,也是壹位對80種語言頗有研究的知名語言學家。1845年他同萊比錫東方學科教授壹起成立了德國東方社會學術組織, 該組織創辦的雜志直到今天仍是東方學科研究的重要刊物之壹。他還與朋友尤利烏斯•勒貝(1805-1900)共同出版了第壹部哥特語版《烏爾菲拉(Ulfila)聖經》,1832年他用法語編著了漢語語法 。因此,賈柏蓮孜在青年時代就已接受到對珀施維茨城堡其父那些多國語文獻研究的專業性指導。剛17歲他便開始學習漢語,1869年掌握了除日語外的印度日耳曼語系、芬蘭烏戈爾語族、中國藏語系及馬來西亞波利尼西亞語中的部分語言。爲日後能進入薩克森政府做律師,1860年至1864年賈柏蓮孜進入耶拿大學學習法律。1876年他在萊比錫攻讀博士,研究中國宋代哲學家周敦頤(1017-1073)的“太極圖”。同年,他向德累斯頓政府提出申請,請求在萊比錫大學設立漢語、日語及滿語教授席位,並由他擔任教授。經過哲學系主任,阿拉伯語文學家,海因裏希•勒貝赫西特•弗萊施爾(1801-1888)的認真考核,1878年6月21日德累斯頓政府授予賈柏蓮孜東方語言學編外教授頭銜。除漢語和日語外,賈柏蓮孜還擔任滿語、馬來西亞語、藏語及蒙古語語法以及普通語言學和比較語言學的教學。他開放性的教育方式及理念體現在他對中國文化的高度評價與重視中,然而在那個年代,這樣的教育模式及理念卻被歸入呆滯與失敗的範疇。
1881年,賈柏蓮孜出版了其巨著《漢語經緯》,該書是第壹部獨立于拉丁文語法模板的漢語語法著作。除此之外,賈柏蓮孜在普通語言學和比較語言學方面也取得了驕人的成績。1891年他發表了第二部著作:《語言學—任務、方法及目前的研究成果》。該書對弗迪南德•德•索緒爾《壹般性語文課程》壹書造成了沖擊和影響,對此語言學家至今仍有爭議。該書于1995年被重新出版。
賈柏蓮孜並未將其語言學研究領域局限于東方語言。得益于其多國語言的背景知識,他還致力于印度日耳曼語、芬蘭烏戈爾語、中國藏語及馬來西亞波利尼西亞語等不同語言間的相互關系和句法研究,超越了當時對站支配地位的印度日耳曼文學及印度日耳曼語變格的研究範疇,擴展至對粘著型語言及獨立語言和其句法的研究。
盡管與當時萊比錫新語法學派的卡爾•布魯克曼(1849-1919)有著分歧,1882年哲學系仍因爲賈柏蓮孜的科研貢獻而授予其榮譽教授稱號。直到1889/90年冬季學期被調往柏林後,賈柏蓮孜才被正式任命爲教授壹職。普魯士學術交流部官員—弗裏德裏希•阿爾特霍夫(1839-1908)的大力推動,相關的經濟支持,以及1889年6月27日賈柏蓮孜進入普魯士科學學會,這些因素使得新成立的東亞語言學和普通語言學專業成功爭取到了教授席位。
在柏林,賈柏蓮孜將重點轉向了語言學研究而很少承擔教學和其他研究工作。1893年12月11日,年僅53歲的賈柏蓮孜與世長辭。雖然由于英年早逝,雖然其漢學及語言學著作深受歡迎,但賈柏蓮孜並未編著自己的教科書。然而,單單是在萊比錫的那些歲月裏,他卻給予了許多重要的東亞研究專家及日後的漢學系教授們,如威廉•格魯貝(1855-1908)、揚•雅各布•瑪利亞•格魯特(1854-1921)、阿圖爾•馮•羅斯托恩(1862-1945,日本語文學的第壹位德國教授)、卡爾•弗洛恩茨(1865-1939)、考古學家馬克思•烏勒(1856-1944)、藏語言文學家海因裏希•文策爾及藝術科學家弗裏德裏希•威廉•卡爾•穆勒(1863-1930)申請博士學位或大學執教資格的指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