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獻與背景:中國近現代宗教歷史中的救贖社團

Verantwortliche(r): Philip Clart (University of Leipzig, project director), David Ownby (Université de Montréal, co-director), Wang Chien-chuan (Southern Taiwan University, co-director)
Kontakt: clart@uni-leipzig.de
Thema: 文獻與背景:中國近現代宗教歷史中的救贖社團
Beschreibung:

負責人: Philip Clart (萊比錫大學,項目主負責人), David Ownby (蒙特利爾大學,負責人), 王見川 (南臺科技大學, 負責人)

聯係方式: clart@uni-leipzig.de

課題:     文獻與背景:中國近現代宗教歷史中的救贖社團

近年來,研究中國宗教問題的學者們開始把他們的眼光投向“救贖社團”這一領域, Prasenjit Duara 在 2001年將諸如一貫道、道院、同善社、悟善社等主要活動于民國時期的宗教團體定性為“救贖社團”。這類社團中的大多數可以追溯到白蓮教、三合會等中國傳統宗教社團,但在民國時期,這種社團具有一種普遍主義形態,即主要的世界宗教門派都認爲應當通過東方的方式來解決當代世界問題。民國時期的這些救贖社團是全國範圍的並且吸收了百萬的信徒,這些信徒通常潛心於經文背誦,氣功修煉,禮拜活動等宗教活動以及慈善事業等個人社會活動。

這些社團在1911至1949年間蓬勃發展,根據1950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在打擊取締“反動秘密社團”運動中的統計,這些社團大致擁有1300万的會員,佔當時中國人口的2% 。這項運動的成功開展掩蓋了救贖社團在此後的幾十年閒在中國的影響。但是,氣功的興起以及改革開放以後各種宗教團體的復蘇與民國時期的救贖社團的情況十分相似,一些學者認爲這就是民國時期宗教社團的繼續。與救贖社團一樣,氣功社團在新式道德規範、氣功修煉和氣功大師個人魅力之上建立了全國範圍的龐大組織。更有進一步的證據能夠顯示這類救贖社團的重要性,如一貫道,在幾十年閒屢次被取締之後仍然保持下來並且在1987年臺灣解除宗教禁令之後成爲了臺灣的一個主要宗教團體。實際上,如同氣功和法輪功一樣,一貫道已經成爲了“世界宗教”並扎根於海外的中國人社會之中。

如果將民國時期的情況和當代的氣功、法輪功、一貫道聯係起來可以清楚地看到,這些就是救贖社團在當代中國宗教生活中的延續。因此我們認爲,現在有必要展開一個科研課題來認真地考察一下救贖社團對中國近現代宗教發展做出的貢獻。本課題主要研究方向是針對救贖社團的組織、傳播、財產以及文獻運用等方面。教會文獻是救贖社團所共有的,這種文獻是由社團領袖撰寫用以闡述口述教義並被視爲個人和集體活動的指導方針。很多這類文獻被救贖社團精心地保存下來(某些社團擁有自己的圖書館、檔案館及出版社)。

教會文獻在救贖社團内起至關重要的作用。最重要的一點,它記錄了救贖社團的信仰情況和禮儀規範,是研究救贖社團宗教系統和觀念的關鍵。這種研究當然不完全基於對文獻的解讀,更取決於對社團歷史上組織活動中的情況。完全基於教义文獻的研究還是相當有限的。

因此我們組織了一個由來自歐洲、臺灣、加拿大、中國大陸、香港和日本的學者組成的課題小組來研究救贖社團的教會文獻及歷史背景,並解讀它們的歷史及未來。

該課題包括九個獨立的子課題,每三個課題又構成一個科研主題:

1) 范纯武、孫江、王見川:1911-1949年中國大陸救贖社團的繁榮。

2)  鍾雲鶯、Philip Clart 、David Ownby :1949年以後救贖社團在中國大陸以外的發展,主要針對臺灣地區及近20年的國際化發展。

3) 曹新宇、Barend J. ter Haar、David Palmer:救贖社團在中國大陸的復興。

這三項科研主題的内容有相互重疊部分,因此也可以相互借鑑。如下三項做法將有助於課題參與者相互交流信息及意見。

1) 在研究進程的第二年將召開一個課題及戰略研討會,屆時將交流每個人的子課題研究成果並制定後半期的科研日程。

2) 將教會文獻輸入數據庫供所有科研者查閲。課題結束之後該數據庫將作爲日後相關課題的科研工具對學術界開放。

3) 最後將召開總結研討會並出版會議論文集。(該研討會資金不包括在該課題資金内,將另行申請)

其他成員:

曹新宇(人民大學)、鍾雲鶯(元智大學)、范纯武(佛光大學)、David Palmer (香港大學)、孫江(静岡文化藝術大學)、 Barend J. ter Haar (萊頓大學)。

資金:

2010年10月1日 – 2013年9月30日, 由“蔣經國國際學術交流基金會”提供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