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比锡大学东亚研究所汉学系历史

2009年,莱比锡大学迎来了其600周年华诞, 1878年在莱比锡成立的德语区中最古老的汉学研究及教育机构无疑是其渊远历史的一部分。那时汉斯•格奥尔格•可侬•冯•贾柏莲孜 (1840–1893)被任命为东方语言学科的特别教授。 因而与德国目前设立了此专业的其他高校相比莱比锡汉学系拥有最悠久的传统。1881年贾柏莲孜编著了《汉语经纬》,该书于1953年和1960年再版。
莱比锡汉学系师资队伍1878年至2009年的筹建史及其教学与研究发展史则讲述了以哲学和民族学为导向的一门科学是如何发展为当今汉学学科的。随着时代的发展,汉学这一学科不再局限于对中国社会各层面,如语言、宗教、哲学、历史、社会经济、政治和媒体的研究,而是逐渐扩大到对跨文化交际重大问题进行探究的范畴,充分体现了汉学同其它学科,如日语文学、藏语文学、蒙古语文学、民族学或宗教学等的联系。

1889-1945
1889年贾柏莲孜调往柏林,由奥古斯特•康拉迪(1864–1925)于1897年接任其在莱比锡的职务。 1922年康拉迪被任命为教授,这是继在汉堡(1909)和柏林(1912)之后在莱比锡设立的德国第三个汉学教授教席,早在1914年莱比锡大学便开设了东亚课程。康拉迪的主要贡献在于他突破了语言范畴束缚将汉学作为一门研究中国文化的科学加以推动并促进其发展。瑞典籍亚洲研究专家斯文•赫定曾将其重要遗迹考察的修订工作委托给他。此外,康拉迪还指导了瑞典著名汉学家高本汉(Bernhard Karlgren,1889-1978)的高校执教资格考核。
1925年厄里赫•海涅什 (1860-1966) 担任莱比锡汉学专业教授,1931年赴柏林任职。他最为重要的著作《汉语书面语教程》被列为教学用书,于1929年至1933年间出版并多次再版。
1928年至1933年,爱德华•埃尔克斯(1891-1958)出任莱比锡汉学专业编外教授。1933年纳粹上台后,由于政治原因,埃尔克斯被解职。 1931年安德烈•维德迈尔(1875-1958)出任日本语文学专业编外教授,1934年就任东亚哲学专业教授并兼任东亚系主任。由于1939年的政治形势和战争的原因,他不得不推迟退休,一直工作到战争结束。尽管维德迈尔年事已高,却承担了大量的日语及汉学专业课程教学工作。1939年9月1日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严重影响了东亚系的正常行课。许多学生被征兵,学生数量相应减少,课程经费也急剧下降。
1943年12月3日至4日的深夜,莱比锡东亚系遭到炮弹袭击,其约2万册 藏书付之一炬。维德迈尔便将自己的私人藏书和系图书馆仅剩的少量书籍作了整合,并在自己家中开始了战后初期的艰难授课。1947年维德迈尔退休,1948年爱德华•埃尔克斯接任东亚系主任并担任东亚哲学专业教授一职。埃尔克斯最大的科研贡献在于二战结束后重建莱比锡大学的汉学教学与科研体系,使汉学专业得以保留并继续发展。

1945-1984
由于战争的损毁,东亚系之前庞大的图书馆藏量至1950年仅剩下约1000册中文书籍和约500册欧洲书籍。对此,爱德华•埃尔克斯极力主张扩充东亚研究所有关东南亚和东亚语言及文化方面的藏书量,并取得了一定成效。 1950年约翰内斯•舒伯特担任藏语教师,1952年晋升为教授,1960年担任藏语文学专业教授,成为当时世界上唯一的藏学教授。
1951年东亚系改为东亚研究所,并丰富了汉学专业的教学内容:除文言文和哲学课文外,还开设了中国历史、艺术史、宗教、哲学、地理和当代文学等课程。同时也增加了当代中国研究、中文和中国社会转型过程等内容在莱比锡汉学教学与科研中的比重。尽管这样的发展在1958年埃尔克斯去世后有所停滞,但60年代莱比锡汉学则朝着更为广阔的方向继续推进。值得一提的是,如今莱比锡汉学已与其它学科,尤其是历史、哲学、经济学以及普通语言学建立了从理论到实践方法方面的发展联系。在此期间,东亚研究所由约翰内斯•舒伯特领导,直至其从藏学系退休。从1966年起由汉学家弗里茨•格鲁纳担任所长。为与教师队伍双向培训相适应,汉学系的课程设置和教学逐渐变得丰富与广泛。以下这些在此发展阶段发表的著作便是很好的例证:

马丁•皮亚塞克, 《汉德词典》,莱比锡,1961年;
罗兰德•菲尔伯尔, 《中国公元前八世纪到公元前五世纪初(左传时期)交流关系的发展》;
冈特•勒文, 《中国宋朝最初五十年—解析宋朝最初五十年(960年 – 约 1010年)的社会经济架构》,柏林,1973年;
拉尔夫•莫里茨,《 惠施和中国古代哲学思想的发展》,柏林,1973年。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莱比锡汉学的综合性及广阔性发展得益于弗里茨•格鲁纳(中国文学)、罗兰德•菲尔伯尔(中国历史)、冈特•勒文(中国社会史)、霍斯特•克劳辛(中国地理)、马丁•皮亚塞克、曼弗雷德•赖夏德、爱贝哈德•海恩(现代汉语)、拉尔夫•莫里茨(中国哲学)、里夏德•奥伯伦德尔和布里吉特•沙伊贝尔(中国经济)的推动。在这一阶段汉学系同东亚研究所内的其它学科紧密相联,如朝鲜语文学(英格博格•哥特尔)、缅甸语文学(爱贝哈德•里希特、安内玛丽•厄希、克劳斯•施达克)、越南语文学(维尔弗里德•鲁莱)、高棉语文学(吕迪格尔•高德斯)、蒙古语文学和藏语文学(约翰内斯•舒伯特、曼弗雷德、厄利卡•陶贝)及后来的印度语文学(厄里希•迪特•克劳泽),获得了跨学科式的发展。
六十年代末,基于当时的政治决定,莱比锡汉学系的悠远传统没能得到重视,相反东德将亚洲研究的重点放在了柏林洪堡大学。为此,从1968至1969年起,在东德的第三次高校改革中许多教师被调往柏林。学生教育不得不暂时作调整。和别的高校研究所一样,莱比锡东亚研究所于1969年被解散。留守的教师被并入了非洲及近东学教研室的东亚和南亚研究专业。该教研室起初由印度学专家玛戈特•尕茨拉夫担任主任,1976年起由缅甸语文学家爱贝哈德•里希特,1988年起由汉学家拉尔夫•莫里茨继续领导。
1976年4月,柏林洪堡大学亚洲研究教研室与莱比锡大学非洲及近东学教研室合并,莱大教师旋即被调往柏林执教。

1984–2009
直至1984年莱比锡大学汉学系才重设教席,由主攻中国哲学与儒学历史的拉尔夫•莫里茨(1941-)担任教授。德国和平革命后,从1990年起高校重新将汉学专业作为主专业开设课程。1992年莱比锡大学为当代汉学设立教授席位(赖讷•冯•弗兰茨教授)。1993年重建东亚研究所,1996年日语文学专业设立教授席位,由施特夫伊•里希特(1956-)担任第一任教授。除汉学系和日语系外,学校也为印度语文学专业设置了编外教授(厄里希•迪特•克劳泽)。自1998年起拉尔夫•莫里茨、施特夫伊•里希特与哈勒日本语专家格日讷•福尔严蒂•乔斯特合办了《莱比锡东亚研究》(之前为《东德东亚研究》)。克劳泽教授退休后,2000年印度语文学系进行了调整。拉尔夫•莫里茨和赖讷•冯•弗兰茨退休后,2008年由菲利普•克拉特(1963-)担任中国文化与历史学教授,2009年施特凡•克拉谟(1966-)出任中国社会学教授。
截至2009/10冬季学期,位于席勒大街6号新装修的东亚研究所已有419名学生,其中212名是日语专业学生,207名为汉学系学生。研究所还与中国北京人民大学、香港浸会大学以及台湾文藻外语学院结成兄弟院校,并于2008年4月与中国教育部、莱比锡大学及中国人民大学一同开办了莱比锡孔子学院,由拉尔夫•莫里茨和菲利普•克拉特先后担任德方院长。这是设在新联邦州的唯一一所孔子学院,它主要致力于传播中国文化及语言。
如今,莱比锡已与中国在文化、经济和科研方面建立了多方面的联系。德中友协(DCF) (http://www.dcfev.de/kontakt.html)和莱比锡德中中心(DCZL) (http://www.hhl.de/de/lehre-forschung/zentren/dczl/)也积极推动着德中关系的发展与加强。莱比锡博览会的子公司MaxicoM公司及其中国分部参与了自由萨克森州和莱比锡的合作项目,帮助中国在莱比锡开设公司。从1997年起莱比锡中国学生会成为约800莱比锡中国留学生的代表,为他们的日常生活服务。2009年11月莱比锡同人民大学幼儿园和北京幼儿教育职业学校合作,在勒斯尼戈尔大街开办了德中双语孔子幼儿园,共招收了155个孩子。

参考资料:
莱比锡汉学系展览资料1848-2009。莱比锡孔子学院 2009年11月2日-2010年2月25日: 博览会城市里的远东兴趣。

参考文献:
莱布福里德, 克里斯蒂纳: 莱比锡大学汉学系 1878-1947 东方学科的建立和影响。 莱比锡: 新教出版社,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