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埃尔克斯

(1891-1958)


爱德华•埃尔克斯先后在波恩学习地质学、地理学、历史和日耳曼文学。1911年至1915年底在莱比锡拜师康拉德和兰普雷希特学习汉学、普通语言学、文化史和民族学。1912年他自费前往中国和日本游学。1913年初埃尔克斯在康德拉、沃伊勒和兰普雷希特的指导下完成论文《论宋玉的<招魂>》,取得博士学位,1917年完成论文《淮南子的哲学世界观》,取得大学执教资格。 1917年年中埃尔克斯获得汉语从教资格,为其在1919年争取汉学和比较宗教学的教学资格提供了前提条件。从1917年至1918年埃克斯,即康拉德的女婿,开始承担汉学课程的教学任务,主攻中国哲学、古中国宗教、中国古文字学、文言文及中国艺术的研究。1933年前埃尔克斯曾为德国东方学会和莱比锡民族学会成员。1913年至1933年埃尔克斯曾在莱比锡民族博物馆工作,在那儿担任管理员直至1921年。1931年至1932年,他受博物馆之托前往中国进行考察,此次考察埃尔克斯受到了周正禹(音译)的资助。1929年至1934年年中他在广东大学担任科研助理,1935年起担任德国文化与文学专业讲师。埃尔克斯对其考察期间购置的书籍一一作了记录,这些书至今都还陈列在博物馆的东亚展台。之后在五十年代埃尔克斯还两次前往中国。

1919年埃尔克斯加入了德国社会民主党,在亲社民党报刊上发表了许多颇受欢迎的文章,引起了强烈的专业反响。他的无神论社会主义著作在当时保守的学术环境中大多得到了好评,少有反对之声。1925年埃尔克斯向学院申请编外教授被拒绝,直至1928年其申请才被获批准。埃尔克斯与社民党成员交往的过程折射出纳粹政策对汉学的影响:1933年他被柏林博物馆馆长,艺术史学家奥托•屈梅尔(1874–1952)告发,根据纳粹法令第4条关于公职人员岗位的重设条例,埃尔克斯于1933年8月28日由于政治上的不被信任被剥夺了在大学的执教资格。随后他也失去了在莱比锡民族博物馆管理员的工作,丧失了两份职业收入,并被剥夺了言论和发表权。所幸的是他还能通过朋友在国外的专业杂志上,如《通报》、《亚洲艺术》,发表文章。此外,他的妻子,画家兼版画家,也被禁止工作。不得已埃尔克斯只能充当私人教师来挣取微薄的收入。1943年3月埃尔克斯向大学提出了复职申请,却只被奥托•哈拉索维茨出版社雇作书店员工。

期间埃尔克斯对康拉德的部分手稿进行了整理并在康拉德去世后予以出版。埃尔克斯毕生的心血—汉语古文字词典的前期准备工作则给予了他极大的鼓舞。战后,1945年7月1日埃尔克斯被重新受雇于莱比锡民族博物馆,甚至担任了馆长。1945年6月埃尔克斯恢复了其在大学的执教资格,成为汉语专业的编外教授。1947年他被任命为东亚学科主任,成为东亚哲学系特别教授。1948年他荣升教授,1950年成为萨克森科学学会成员。
除《淮南子的哲学世界观》(1917)外,埃尔克斯在中国历史、宗教、艺术和民俗领域也颇有建树,发表了许多重要著作,如他编写了河上公解读老子的论著(1948/50)、《中国众神的形象转化》(1947)、《周王禹传的新发现》(1954)。埃尔克斯在历史、社会学及经济史等科研领域的广泛性在其学术论文《中国奴隶制度问题》(1952)及专题著作《中国历史—从起源到外国资产阶级的侵入》(1956)中也得到了很好的诠释。

埃尔克斯的创作过程实际是德国汉学的一段发展历程。这个过程展示了汉学从纯哲学领域扩展开来的一般性发展,这个发展与康拉德学派的影响密切相关,同时也展示了汉学概念到中国普及史和社会学问题的延展行性运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