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斯•格奥尔格•科侬•冯•德尔•贾柏莲孜

(1840–1893)


1878年7月1日贾柏莲孜被任命为东亚语言学教授,这意味着莱比锡大学汉学专业开始了成建制的建设,这也是德国高校首次设立汉学专业教授。尽管在此之前也有个别学者对中文进行研究,但他们要么没在大学任职,要么仅将汉语作为副科来研究。

贾柏莲孜出生于一个有着多种文化爱好的知识分子家庭。其父亲汉斯•科侬•冯•德尔•贾柏莲孜是萨克森-阿尔滕堡公国的高级官员,也是一位对80种语言颇有研究的知名语言学家。1845年他同莱比锡东方学科教授一起成立了德国东方社会学术组织, 该组织创办的杂志直到今天仍是东方学科研究的重要刊物之一。他还与朋友尤利乌斯•勒贝(1805-1900)共同出版了第一部哥特语版《乌尔菲拉(Ulfila)圣经》,1832年他用法语编著了汉语语法 。因此,贾柏莲孜在青年时代就已接受到对珀施维茨城堡其父那些多国语文献研究的专业性指导。刚17岁他便开始学习汉语,1869年掌握了除日语外的印度日耳曼语系、芬兰乌戈尔语族、中国藏语系及马来西亚波利尼西亚语中的部分语言。为日后能进入萨克森政府做律师,1860年至1864年贾柏莲孜进入耶拿大学学习法律。1876年他在莱比锡攻读博士,研究中国宋代哲学家周敦颐(1017-1073)的“太极图”。同年,他向德累斯顿政府提出申请,请求在莱比锡大学设立汉语、日语及满语教授席位,并由他担任教授。经过哲学系主任,阿拉伯语文学家,海因里希•勒贝赫西特•弗莱施尔(1801-1888)的认真考核,1878年6月21日德累斯顿政府授予贾柏莲孜东方语言学编外教授头衔。除汉语和日语外,贾柏莲孜还担任满语、马来西亚语、藏语及蒙古语语法以及普通语言学和比较语言学的教学。他开放性的教育方式及理念体现在他对中国文化的高度评价与重视中,然而在那个年代,这样的教育模式及理念却被归入呆滞与失败的范畴。

1881年,贾柏莲孜出版了其巨著《汉语经纬》,该书是第一部独立于拉丁文语法模板的汉语语法著作。除此之外,贾柏莲孜在普通语言学和比较语言学方面也取得了骄人的成绩。1891年他发表了第二部著作:《语言学—任务、方法及目前的研究成果》。该书对弗迪南德•德•索绪尔《一般性语文课程》一书造成了冲击和影响,对此语言学家至今仍有争议。该书于1995年被重新出版。 贾柏莲孜并未将其语言学研究领域局限于东方语言。得益于其多国语言的背景知识,他还致力于印度日耳曼语、芬兰乌戈尔语、中国藏语及马来西亚波利尼西亚语等不同语言间的相互关系和句法研究,超越了当时对站支配地位的印度日耳曼文学及印度日耳曼语变格的研究范畴,扩展至对粘着型语言及独立语言和其句法的研究。 尽管与当时莱比锡新语法学派的代表卡尔•布鲁克曼(1849-1919)有着分歧,1882年哲学系仍因为贾柏莲孜的科研贡献而授予其荣誉教授称号。直到1889/90年冬季学期被调往柏林后,贾柏莲孜才被正式任命为教授一职。普鲁士学术交流部官员—弗里德里希•阿尔特霍夫(1839-1908)的大力推动,相关的经济支持,以及1889年6月27日贾柏莲孜进入普鲁士科学学会,这些因素使得新成立的东亚语言学和普通语言学专业成功争取到了教授席位。

在柏林,贾柏莲孜将重点转向了语言学研究而很少承担教学和其他研究工作。1893年12月11日,年仅53岁的贾柏莲孜与世长辞。虽然由于英年早逝,虽然其汉学及语言学著作深受欢迎,但贾柏莲孜并未编著自己的教科书。然而,单单是在莱比锡的那些岁月里,他却给予了许多重要的东亚研究专家及日后的汉学系教授们,如威廉•格鲁贝(1855-1908)、扬•雅各布•玛利亚•格鲁特(1854-1921)、阿图尔•冯•罗斯托恩(1862-1945,日本语文学的第一位德国教授)、卡尔•弗洛恩茨(1865-1939)、考古学家马克思•乌勒(1856-1944)、藏语言文学家海因里希•文策尔及艺术科学家弗里德里希•威廉•卡尔•穆勒(1863-1930)申请博士学位或大学执教资格的指导。